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传奇故事 > 

血裘-传奇故事-最新传奇故事分享-《故事词典》

来源: 作者:吴耀华

  茶馆对面,是一家护镖局。    这天,掌柜张丛见一位老者进出几趟镖局后,便落脚在庙檐下,甚是奇怪。张丛便斟了碗茶,用纸包了几个糕饼,送了过去。    一番交谈后,张丛得知老者叫裘远春,是掌管裘族宗祠的长老。族谱失窃,被贼人几经转手,流失千里之外,幸好在岭南的鬼市,被裘远春高价觅得。    一路行至此地,裘远春早已身心疲惫。见这儿有镖局,便想托付镖局把族谱送回裘家寨,却因盘缠用尽,无法支付银两。    裘远春曾信誓旦旦,要镖局货到付银,可镖局见是一本族谱,到付银两,想必也取不了多少,便拒接这笔生意。    张丛提出他出点盘缠,找辆马车,助裘远春上路,裘远春却摇了摇头,他在此放飞了一只信鸽,已告知裘家寨他的踪迹,信鸽想必会传达到裘家寨。而裘远春,只能在此守候信鸽带回的消息。    当晚,天寒地冻,开春的风雪下得厚重,赶明儿起早,张丛方才想起,那庙檐下的裘远春,这回该吃苦头了。张丛不敢向庙檐望去,他不忍看到裘远春被冻僵的那幕。等积雪清扫完毕,张丛猛一回头,见裘远春就站在他身后,披着一件裘衣,那裘衣像刚从兽身上剥下来,还在冒着热气似的。    张丛让裘远春进去茶馆避寒,裘远春没有拒绝。待张丛泡了茶,弄了早点,让裘远春饱食一顿后,裘远春向张丛要了纸和笔墨,遂写了张纸,折回放入了口袋。    张掌柜定在惊疑,老朽昨晚怎能耐过风寒之夜。裘远春脱下披在肩上的裘衣,道,正是此物,一件不起眼的裘衣。张丛伸手去摸,感觉裘衣光滑无比,内里却热气腾腾。    张丛也见过不少裘衣,只是这一件,似乎有点玄乎,便问:此裘衣是何种兽类所制?裘远春抚摸着裘衣,说:张掌柜有听过猊兽吗?张丛说那兽是上古神话中出现的,并不足信。    裘远春披上裘衣离开茶馆,外头又飘起了小雪。张丛则动身去了宁德郡,此次,有批冬茶被滞留在宁德郡,需张丛去周转。想不到刚到半路,便接到了茶车,原来宁德郡已放行,他便随茶车回到了茶馆。    一到茶馆,伙计告知张丛,昨夜,庙檐下的裘老头被冻僵了,仵作正在验尸。张丛吃了一惊,裘远春不是有一件不怕风雪的裘衣吗?便立马赶至庙檐。    张丛见裘远春须发染雪,衣衫单薄,而放置在一边的包袱却是鼓的,他心酸叹道:裘长老怎么脱下裘衣,这无异于自寻死路啊!    张丛摇头离开,不料,仵作在死者衣袋中,掏出一张纸条,嚷道:谁叫张丛?张丛收住脚,道:正是在下。仵作说:想必是这老头的遗言。张丛只好接过纸条,正是那日裘远春在茶馆所写:    老朽重病在身,无药可治。麻烦张丛在此等候裘族人,若裘族人一年未至,族谱和裘衣烦请路过裘家寨时送回,裘族人必感恩重谢。    张丛既然与裘远春的遗言扯上关系,仵作便让里正协助张丛安葬了裘远春。裘家族谱厚厚一本,张丛没有去翻,倒是这件可御寒的裘衣,张丛总感觉奇怪,现在摸起来,却不如那日光滑,内里也不见有热度,遂把裘衣收藏起来,专等那裘族人派人来取走。    过了几天,天气已稍微回暖了。张丛的内人把一应冬衣拿出来晾晒。内人晓得裘衣一事,便也挂晾出来。    这时,庙口那边过来个骑驴老道,掌着把仙拂,左扫扫,右扫扫。老道把驴绳拴在庙后的一根柱子上,晃着仙拂,朝茶馆而来。    老道挑了个靠窗的位置,伙计上了一尊茶。他喝了一口,却说:味淡了,掌柜有没有更好一点的茶?    这老道是来谈茶论道的?张丛便取下一紫砂陶罐,又重新沏了杯。这下,老道喝了茶,顿感口齿清凉,咂后口中留甘。他赞道:真是好茶,这茶有名字吗?    此乃云雾茶。    老道却摇摇头:非也,云雾茶是听过,可你这茶,应叫云雾吼茶。张丛不解,问:吼字又从何而来?    老道指着那茶色碧绿中有层深绿,笑着解释:在九华山,有座奇峰,半山腰有个虎洞,虎洞前的悬崖壁上有丛云雾茶,老虎每次出来练声,必对着那丛云雾茶吼,那些胆小的茶叶就顺老虎吼出的风齐刷刷地落下,茶农每日必去悬崖下找寻老虎吼落的茶叶,因之得名吼茶。好茶必有灵气儿,这绿中染绿的茶色,就是茶叶的灵魂出窍,普通的茶叶你是泡不出灵魂出窍的。    老道夸大其辞,敢情这茶,像是老道在卖,张丛算是开眼了。老道又说:掌柜,你这茶馆里可有二凶啊。  

Tags: 传奇故事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lishi/cq/160780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猜你喜欢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

推荐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