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我爱故事网

我爱故事网
当前位置: 我爱故事网 > 故事会 > 

[新传说] 听窑

时间:2021-01-12 00:38来源:[db:来源] 作者: [db:作者]

  大老韩是个窑汉子。这天,他的婆娘春妮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大宝和小宝,坐进山拉木炭的马车来看他。窑汉子们都睡在同一间屋的火炕上,吃过晚饭后,大老韩把大宝和小宝安排在自己的铺位上睡下,他拉起春妮,去了早已铺好干草的焦窑。焦窑是指废弃不用的炭窑,因为窑顶完好无损,只要把窑门一堵,风雨不透不说,还冬暖夏凉。
  
  这伙窑汉子当中有个叫侯三的单身汉,脑瓜子鬼精鬼灵的,他见大老韩领着婆娘去了焦窑,便悄悄地跟去听窑。等他到了焦窑那儿,发现窑门早被大老韩堵死了,根本听不到窑里的声音,他便借着月光折了根细树棍儿,爬上窑顶,用手里的细树棍儿三拨两挑,竟然在窑顶上抠出了一条细缝。侯三将耳朵贴到缝隙处,立马听到了窑内的说话声。
  
  侯三一听就乐了:大老韩平时是个笨嘴拙舌的闷葫芦,没想到和婆娘单独在一起时却很会说情话。侯三听到兴奋处,突然想捉弄捉弄大老韩,便用拳头“咚咚咚”地敲起了窑顶。
  
  让侯三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,他只敲了几下,结实的焦窑顶竟突然坍塌了。当他惊慌失措地跳进焦窑里,从废墟中扒出大老韩和春妮时,大老韩已经没了呼吸;春妮因为被大老韩护着,所以并没受伤。
  
  那时的人没有法制观念,不管大事小事,只要能私了,一般都不会选择报官。大老韩被砸死后,春妮选择的私了方式,竟然是让侯三给大宝和小宝当爹!
  
  这事传开后,大家第一种猜测是:大老韩是横死的,春妮担着克夫的名声,加上带着两个拖油瓶儿,不赖着侯三根本就嫁不出去。第二种猜测是:大老韩很可能是侯三和春妮合谋害死的,不然花儿一样漂亮的春妮不可能嫁给仇人。不管大家怎么猜测,侯三和春妮还是成了两口子。
  
  十年后,大宝和小宝长大成人。这年春上,侯三因为生了场重病,只得回家养病,春妮便打发大宝和小宝到山里学习伐木烧炭。
  
  这天,因为下雨,窑汉子们没法干活,都躲在屋里喝酒闲聊。一位当年和大老韩一起做过活计的老窑汉,拍着大宝和小宝的肩膀说:“光景过得可真快呀!这一晃的工夫,你们哥俩都长成大小伙啦!你们的爹怕是死了得有十个年头了吧?”
  
  大老韩被砸死时,大宝和小宝只有七八岁,加上那天晚上又睡着了,等第二天醒来,才知道他们的爹被窑顶砸死了,但具体是怎么回事,他们却不大清楚。后来听人们在背地里说,大老韩是被侯三和春妮这对奸夫淫妇给害死的,大宝小宝便跑回家问春妮这是怎么回事儿。春妮让他俩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,说大老韩是在窑里干活时,被突然坍塌的窑顶砸死的。
  
  大宝从小心眼多、有主意,他隐隐约约地觉得,娘没有和他们说实话,心中想着,等长大以后,一定要弄清他爹的死因。这会儿大宝见老窑汉提到了大老韩,便向他多问了几句。
  
  老窑汉喝了点酒,话不由得多了起来,便讲起了那段往事——大老韩被砸死后,侯三解释说,到焦窑里说话亲热的两口子,因为害怕被别人听窑取笑,钻进焦窑后,都把窑门堵得严严实实,不让声音透出来。侯三为了听窑,便琢磨出一个损招儿:每天抽空跑到焦窑那儿,对着窑顶的一个固定位置撒上一泡尿。时间一长,尿碱就把那块地方给粉化了,侯三便用树棍抠了一条小细缝儿,再通过这条缝偷偷听窑。每次听完窑后,他再用草和树叶把缝塞上,在上面撒上一把土伪装好。可让侯三没有想到的是,用黏度极高的黄泥夯实后烧硬的窑顶,结实得像砖头一样,就算用脚踹都不会塌,竟因为他抠了一条小细缝儿,让他用拳头给敲塌了……
  
  老窑汉讲完了事情的经过,可大宝并没有听到他想了解的东西,只得开门见山地问老窑汉:“叔,我听人说俺爹是被俺娘和侯三合谋给害死的,这到底是真是假呢?”
  
  老窑汉长叹一声说:“这无凭无据的事儿,我本不该乱说,可既然你小子问了,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。你爹身材矮小,比你娘大十多岁;侯三身材高大,长得周正,与你娘年龄相仿。你爹娘同在一个焦窑里,你爹被砸死了,你娘却毫发无损。你爹死后,你娘不但没让侯三赔钱,反而还嫁给了他……这些事合在一起,大家能不说他俩是潘金莲和西门庆吗?”老窑汉说到这儿,往炕上一躺,不再理会大宝,很快就打起了鼾。
  
  大宝小时候就听说书人讲过,武松斗杀西门庆,手刃淫妇潘金莲替兄报仇的故事。听了老窑汉的话,他心中发狠:如果春妮和侯三果真做了潘金莲和西门庆干的那种事儿,那他就当武松!
  
  两个月后,养好病的侯三回到山上,春妮也跟来看望大宝和小宝。吃过晚饭后,天已大黑。大宝起身对春妮和侯三说:“这屋里住着不方便,你们还是去睡焦窑吧,我和小宝去送你们。”说着,他给小宝递了个眼色。
  
  小宝性格内向,向来对大宝言听计从,起身点着一块松明子,兄弟俩一前一后,把侯三和春妮送到了焦窑前。
  
  等侯三和春妮钻进焦窑后,大宝从小宝手里接过松明子,往土堆上一插,让小宝帮他将一块几百斤重的大石头滚过来,堵住了窑门,然后冲着窑内说:“这块大石头是我今天提前准备好的,你们甭想从里面把它推开。我知道是你们合谋害死了我爹,所以今天我也要把窑顶砸了,给爹报仇!”
  
  小宝听了,有些怕了,他问大宝:“哥,你真的要弄塌窑顶,砸死娘和侯叔吗?”
  
  “当然!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此仇不报,咱还算爹的儿子吗?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,就赶紧说。”
  
  大宝说罢,把小宝拉到一边,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:“动手之前,咱俩先听听,他们临死前都说些什么。”
  
  小宝一边点头,一边跟着大宝轻轻地靠在窑门的缝隙处,只听春妮先骂道:“这两个丧尽天良的小畜生,是听了哪个嚼舌根子的坏话,竟用这种方法害人!”
  
  侯三叹了口气:“是我害死了他们的爹,他们想报仇也在情理之中。只是他们不该不分青红皂白,连你这个亲娘也一起害!他们已经认定了,现在说啥都晚了,你还是快到我怀里来吧!要不然就来不及啦!”
  
  “你这个死侯三,我们做了整整十年有名无实的夫妻,临了,你却突然要这样,我說你是疯了还是咋的?”
  
  “春妮啊,老韩大哥死后,我之所以同意和你结婚,是想向你们母子赎罪!我侯三虽然顽劣,但不会乘人之危,我现在是想效仿老韩大哥,用身体护住你!”
  
  “既然你说开了,我也说了吧,当初我之所以要嫁给你,是因为我觉得你有愧疚之心,不会亏待大宝他们……”
  
  大宝听到这儿,早已泪流满面。其实,他把母亲和侯三堵在焦窑里,摆出一副要替父报仇的样子,只是想用听窑的方法,套出他们的真心话……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645281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