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狙击手的誓言

来源:故事会 作者:邢东

    恐怖的杀手
    在美国西部,有个小镇名叫槐树镇,因栽满槐树而闻名。这天,在镇外的公路上,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正独自散步,他叫汤姆逊,是个退伍兵。
    汤姆逊正走着,突然,有个小伙子驾着摩托车,风驰电掣般从他身边经过。这时,在离汤姆逊不远的地方,传来一声枪响。汤姆逊条件反射似的匍匐在地,那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就像挨了一记重拳一样,从摩托车上栽了下去。
    公路上的人都围了过去。汤姆逊看周围没什么危险了,这才站起身来,他并没有像大家一样去看热闹,而是迅速朝自己家里走去。
    汤姆逊的家一贫如洗,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。汤姆逊把门关好,走到写字台前,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地面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颓然坐在沙发上。
    当天下午,槐树镇的警长麦肯敲开了汤姆逊的家门,他开门见山地告诉汤姆逊:今天上午,在镇外的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谋杀案,有人看见汤姆逊在现场出现过,并且案发后急急忙忙地跑回了家。警方经过现场勘查,在汤姆逊曾经卧倒的地方,发现了一枚弹壳。所以他们要对汤姆逊的家进行一次搜查,请汤姆逊配合。
    汤姆逊点头同意了,趁着警察们搜查的空儿,麦肯把死者的照片拿了出来,汤姆逊一看就愣住了:在这个年轻人的两眼中间,有一个圆圆的弹孔,这么高速运动的目标,杀手居然能一枪毙命,位置又这么精准,简直太恐怖了。汤姆逊指着照片上的弹孔,说:"案发时,我距离枪手大概有十几米的距离,可是我没有看到他。不过枪声我听着很熟悉,应该是M40狙击枪发出的。"
    麦肯点了点头,让他继续说下去,汤姆逊说:"我当兵的时候,用的就是M40,在好莱坞拍摄的战争电影里,美国英雄也没少使用M40,这种枪有一部分流入了民间,不好找,但能进行这么精准射击的人并不多,我这辈子就见过一个,是我的战友克里尔,不过他已经死在海外的战场上了。"
    警察的搜查很快结束了,可除了一枚精致的英勇勋章外,什么也没搜到。麦肯把玩着那枚勋章,对汤姆逊说:"很好,汤姆逊先生,您分析得非常有道理。从今天开始,我将派两个警察对您进行监视,希望您能配合我的工作。"
    汤姆逊呆住了:"您怀疑我是凶手?要知道,从我当兵的第一天起,我就发过誓,绝不向平民开枪。"
    麦肯冷冷一笑,说:"我可没这么说,不过,据资料记载,在战场上,您也是一名出色的狙击手,水平不在克里尔之下吧?克里尔已经变成了一个幽灵,而您是镇上唯一当过狙击手的退伍兵。您说,我怀疑您没有道理吗?"说完,麦肯把那个勋章扔在桌子上,转身走了。
    看着麦肯的背影,汤姆逊脸色铁青,他拿起勋章,突然重重地扔在地上,然后用双手紧紧揪住自己的头发,痛苦地趴在桌子上。
    丢失的勋章
    第二天早晨,汤姆逊起床后,打开房门,只见门外的草坪上,坐着两个年轻的警察。其中一个见汤姆逊出来,赶紧走过去,自我介绍说:"您好,汤姆逊先生,我叫利维,您如果有什么需要,我们可以帮您去办。"
    汤姆逊叹了口气,说:"我什么都不需要,槐树镇夜晚的气温很低,你们可以到我房子里来,那样我就更跑不掉了。"
    利维摇了摇头,看得出,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戒备。汤姆逊只好退了回来,他搬了一个凳子坐在门口,开始闭目养神,可他的心绪怎么也静不下来,M40那熟悉的枪响一直在他耳边回荡,一下把他的思绪带回到遥远的海外。
    当时,克里尔和汤姆逊作为连里仅有的两名狙击手,奉命一左一右埋伏在山上,专门狙杀敌方的武装分子。克里尔的枪法非常精准,每击发一次,必然有一个身影倒下,弹孔正好落在对手的两眼之间,然后他就会兴奋地朝汤姆逊竖起大拇指。战斗结束后,汤姆逊狙杀了5个人,克里尔狙杀了13个人,但最后汤姆逊回来了,克里尔却倒在了海外的丛林里。汤姆逊精神备受打击,他提前退役,来到了远离家乡的槐树镇定居。可没想到,熟悉的M40枪声又突然出现在这里,而他却成了警方的重点怀疑对象……
    一连三天,吃过饭,汤姆逊就到门口坐着,晚上屋门也不关,好让警察能看得见他。可是,那几天,槐树镇再也没有枪声响起,汤姆逊的心里很矛盾:如果杀手出现,槐树镇上就会有一个人被害;如果杀手一直不出现,自己就永远无法洗去不白之冤。
    第四天天黑的时候,汤姆逊收拾起凳子,回到屋里。他打开电灯,突然发现屋子里似乎有人进来过,他四处看了看,发现只丢了那枚英勇勋章。汤姆逊苦笑了一声:真难为那个贼了,这间屋子里,还真再找不出比勋章更值钱的东西了。
    晚上,汤姆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,克里尔那竖着拇指、瞪着眼睛的姿势,老是在他眼前晃悠。
    半夜,汤姆逊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枪响,那声音极其轻微,但汤姆逊一听就知道是M40的声音,那个幽灵杀手终于又出现了!他兴奋地爬起来,想冲出去,刚走到门口,又停下了脚步,自己现在被监视着,贸然出门,恐怕会引起误会,还是等警方来还自己一个清白吧。
    到了凌晨五点,汤姆逊正要起床,麦肯和四个警察冲了进来,用枪抵住了他。麦肯掏出一个物证袋,在汤姆逊面前摇了摇,说:"汤姆逊先生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昨晚镇外公路上又发生了枪击案,这是我们在现场发现的。"
    汤姆逊愣住了,那个物证袋里装的,正是他丢失的那枚英勇勋章。他有些结巴地说:"警长先生,我想您是误会了,昨天我的屋子里进了贼,这枚勋章被人偷走了。昨晚,我连大门都没有迈出一步,怎么出去杀人呢?不信,您可以问问利维他们。"
    麦肯转头看了看利维,利维吭哧了半天,说:"警长,昨晚我们一直在这里,可是,您知道,我们两个已经三天没睡觉了,而且汤姆逊先生也很配合,所以昨晚我们……睡着了。"
    汤姆逊几乎想冲上去给利维几拳,但麦肯的枪口一直对着他,麦肯说:"汤姆逊,虽然你曾经为了国家浴血奋战,但杀人偿命的道理你应该明白,现在,交出你的M40,跟我到警察局去,准备接受惩罚吧。"
    汤姆逊的脸色非常难看,思忖了一会儿,他才对麦肯说:"好吧,我跟你们走,但我必须告诉你们:人,不是我杀的,其实在第一起案子发生以后,我就猜到了凶手的名字,他叫……"汤姆逊的话音低沉下来,他用手指在布满灰尘的桌子上飞快地写了起来。
    麦肯和利维凑到桌子前,仔细辨认着汤姆逊潦草的笔迹。费了好大劲,麦肯才看出那个单词是"笨蛋",刚想发火,汤姆逊已经抓住了他和利维的脖子,把他们的头狠狠撞在了一起。只听"砰"的一声,两个人都昏了过去。另外三个警察见状也冲了上来,但汤姆逊的拳头更快,几个回合过后,他们全都栽倒在地上。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麦肯醒了,发现他们几个都被反绑着坐在地上。而汤姆逊换上了一套旧军装,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。屋里的写字台被推到了一边,地上扒开了一个长方形的洞,周围散落着一些撕破的油纸,而汤姆逊手里拿的,正是一支擦得锃亮的M40!
    汤姆逊见麦肯醒了,义愤填膺地说道:"本来,我已经把这支爱枪连同那场可恶战争的回忆,一起埋在了地下。我背井离乡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让自己彻底忘记过去,可你们非要唤醒我。我一直相信你们能还我清白,可你们根本不信任我。好吧,就让我去会会这个高手,只有让他的子弹打穿我的脑袋,你们才知道我是清白的!"说完,汤姆逊一脚踹开房门,走了出去。
    高手的对决
    汤姆逊开着麦肯的车来到了镇外,顺着小山爬上去,两起谋杀案都发生在山脚下的公路上,凶手肯定会在山上留下踪迹。当汤姆逊爬到半山腰的时候,突然听见镇子里传来了枪声,还是M40!方向似乎是自己的家,一枪、两枪、三枪、四枪、五枪,整整响了五枪!杀手怎么会出现在镇里?要知道,自己家里还绑着五个警察!想到这里,汤姆逊猛然醒悟过来,麦肯……麦肯他们完了!这下,自己就是跳进太平洋,也洗不清了。
    没过多久,尖厉的警报声就响彻了全镇。天亮时,汤姆逊看到山脚下已经全是军队,军方架起了大喇叭,冲着山上喊:"汤姆逊,你已经被包围了,立即下山投降!"
    汤姆逊懊恼地跌坐在地上,究竟是谁,把自己推进了这万劫不复的深渊?
    突然,汤姆逊觉得身后有动静,他猛地跃起,转身举枪朝后瞄准,瞄准镜里,出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正是半个月前新搬来的邻居—白发苍苍的老西蒙,他手里竟然也举着一支M40!那举枪瞄准的姿势,让汤姆逊很快想起了一个人—克里尔!两个人除了年龄不同,面貌还真有几分相似,更重要的是两个人面对目标的眼神,几乎完全一样。
    老西蒙愤怒地看着汤姆逊,说:"小伙子,我找了你整整五年,五年前,你一枪打死了我的儿子克里尔,虽然军方掩盖了事情的真相,但我儿子额头上M40的弹孔告诉我,是你嫉贤妒能,杀害了他!因为在那场战斗中,只有你和克里尔有这种枪!"
    汤姆逊明白了:最近发生的一切,都是老西蒙一手操纵的,枪杀案是他干的,偷走勋章放到枪击现场的也是他!
    汤姆逊点了点头,说:"您猜得很对,克里尔是我打死的,但我不是嫉妒他。克里尔不配当狙击手!他没有人性!在最后一次战斗中,他狙杀了13个人,其中有9个是慌不择路的妇女儿童!在战场上,我有我的信条,那就是绝不杀害不穿军装的人,所以,我朝他开了枪……从海外战场回来,我就一直等着你来找我报仇,可你为什么把子弹射向跟此事无关的百姓?"
    老头嘿嘿一笑:"小伙子,我也曾经是个军人,在我眼里,狙击手的枪口下只有目标,克里尔是我全部的希望,他在给我写的信里,多次提到你,他那么信任你,可你却一枪打死了他!今天,你即使能逃脱我的子弹,也躲不过军队的围捕,上百支枪对准着你,你已经百口莫辩了!哈哈……"
    汤姆逊点了点头,说:"我等待这颗子弹已经很久了,可惜,您没穿上军装,否则,我们之间倒可以来一场真正的对决!"
    "砰"的一声,两支M40同时响了。汤姆逊的身子直直地朝后倒去,子弹击中了汤姆逊的脑袋,在两眼中间留下了一个圆圆的弹孔。此时,老西蒙也闭上了眼睛,他没想到这个汤姆逊的手法如此迅疾,居然能和他同时扣响扳机,他以为,今天的结果是同归于尽。可是等了一会儿,他才发现,自己并没有受伤,他摸了一下额头,没有半点伤痕。他快步跑到汤姆逊身边,拿起汤姆逊的M40,拉开枪栓,退出子弹,这才发现,里面装的都是没有弹头的空弹!
    老西蒙呆住了,汤姆逊那句话一直在他耳边回荡——狙击手不能杀害不穿军装的人!狙击手不能杀害不穿军装的人!
    老西蒙颓然跪倒在汤姆逊身边,他觉得自己输了,克里尔也输了,汤姆逊宁肯自己被杀,也绝不违背自己的誓言。
    过了一会儿,老西蒙站起身来,把手里的M40高举过头,一步一步向山下走去。山路上,荷枪实弹的军队已经包抄上来,这时老西蒙才发现:满山的槐树花已经开了,云一样的白……

Tags: 杀手 誓言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36345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